<pre id="6ftol"></pre>
  • <track id="6ftol"></track>
    1. <big id="6ftol"></big>
      1. <table id="6ftol"><option id="6ftol"></option></table>
        <big id="6ftol"><ruby id="6ftol"></ruby></big>
        掃一掃立即申請
        2020-02-22 17:13 銀行小安
        微博 微信 QQ空間

        在疫情防控下,貨幣政策會采取哪些緩沖措施?房地產調控政策是否會松綁?

        央行最新發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下稱“《報告》”),對下一階段貨幣政策作出展望。

        《報告》認為,中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暫時的,中國經濟長期向好、高質量增長的基本面沒有變化。經濟增長保持了韌性,同時也必須認識到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

        看點一: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報告》指出,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按照“因城施策”的基本原則,加快建立房地產金融長效管理機制,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當前疫情對宏觀經濟及房地產行業均形成一定下行壓力,一些地區也在對房地產調控政策做松綁式微調。值得注意的是,面臨地產調控壓力的5年期LPR,本月小幅下調5個基點。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員明明認為,5年期LPR下行幅度較小,一方面是反映了地產調控的思路,但另一方面,5年期LPR作為中長期貸款利率的定價基準,在基建補短板、支持制造業中長期貸款的背景下仍然需要下行來引導中長期貸款利率的下行。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預計,年內LPR應還有20BP以上降息空間,5年期LPR也會隨之下調,但從本次調整幅度來看,預計后續5年期降幅可能略小于1年期。銀行對LPR的報價在政策利率基礎上加點形成,加點幅度主要取決于各行自身資金成本、市場供求、風險溢價等因素,央行降低政策利率、實施降準等操作均有利于銀行降低資金成本,因此5年期LPR也將隨之下行,但5年期LPR主要為銀行發放住房抵押貸款等長期貸款的利率定價提供參考,在當前地產監管仍未明確放松的情況下,預計其下行幅度可能略小于1年期。

        看點二:疫情加大逆周期調節需求

        在疫情防控下,貨幣政策態度變化,未來貨幣政策是否會繼續放松,是近期金融市場關注重點。

        關于貨幣政策緩沖措施,央行在《報告》中表示,要將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加大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貨幣信貸支持。靈活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促進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推動銀行通過發行永續債等途徑多渠道補充資本,提升銀行服務實體經濟和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能力。

        李超認為,央行應對疫情的重點將是擴信用,即央行目前首要是防范大量企業資金鏈斷裂可能引發的信用收縮風險,如加大專項再貸款投放,為中小企業提供流動資金貸款,一年期可以再展期一年,幫中小企業度過難關。

        此外,疫情客觀上加大了對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的需求。對下一步貨幣政策的展望,《報告》強調,將實施好穩健貨幣政策,科學穩健把握逆周期調節力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促進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精準把握好調控的度,加強預期引導,維護我國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少數實行正常貨幣政策國家的地位。

        《報告》在專欄中也同時強調,貨幣政策中介目標轉為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基本匹配,是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的著力點,既兼顧經濟增長,又有利于保持物價穩定。

        李超認為,當前我國內外部風險挑戰增多,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逆周期調節是當前貨幣政策主基調,應對疫情對經濟負面影響的政策首要發力點可能是貨幣政策,未來貨幣政策將維持穩健略寬松的基調,預計將采取寬貨幣與寬信用的組合,通過增加基礎貨幣投放、定向降準、再貸款、再貼現、PSL放量等多項貨幣政策工具,擴大信貸、社融增速。

        聯訊證券研究團隊認為,貨幣政策基調定調仍是穩健,要求靈活適度,根據經濟和物價情況進行微調,在疫情對經濟的沖擊被修復前,貨幣政策大概率會持續寬松。

        看點三:防范中小行風險

        防范中小銀行系統性風險,正由精準拆彈到改革。

        《報告》指出,目前人民銀行正在會同有關部門指導錦州銀行通過市場化、法治化方式處置相當規模的風險資產并同步增資擴股,修復資產負債表,增強風險抵御能力。

        2019年以來,央行穩妥有序推進了包商銀行、恒豐銀行、錦州銀行的風險處置,對其風險問題進行了針對性單點處置。

        比如,恒豐銀行遵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制定實施了“剝離不良、引戰增資”兩步走改革方案。2019年12月31日,恒豐銀行順利完成股改建賬工作,市場化重組基本完成。

        11月6日,金融委第九次會議提出深化中小銀行改革,健全適應中小銀行特點的公司治理結構和風險內控體系,從根源上解決中小銀行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多渠道增強商業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資本實力。

        李超認為,后續對中小銀行風險治理將主要通過改革的方式推進,如多渠道補充資本金、核銷不良及改善中小銀行流動性問題等。

        看點四:銀行利潤那么多,怎么利用?

        至2019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銀行總市值占全部上市公司總市值約16.56%,利潤總額占全部上市公司利潤總額約39.01%。2019年前三季度,我國商業銀行實現凈利潤1.65萬億元,同比增長9.19%。

        近年來,我國商業銀行利潤增速總體趨緩,但仍相對較高,受到普遍關注。如何理性看待商業銀行利潤增長?《報告》以專欄的形式討論了商業銀行利潤問題,肯定了利潤增長的積極作用,同時也提出了向實體經濟讓利的要求。

        《報告》稱,從利潤使用看,商業銀行利潤大部分用于補充資本,有助于增強銀行支持實體經濟和防范風險的能力。商業銀行利潤主要用于繳納所得稅、分配股利、提取一般準備、提取盈余公積和留存未分配利潤,其中后三項都用來補充核心一級資本。

        A股上市銀行近三年數據顯示,商業銀行利潤約17%用于繳納所得稅,23%用于普通股股利分配,剩余的60%全部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

        “由此可見,銀行利潤來源于實體經濟,大部分又用于補充銀行資本,并通過資本的杠桿作用,擴大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支持,最終反哺實體經濟,促進經濟平穩發展。“《報告》稱。

        《報告》認為,當前,我國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銀行要發揮利潤較多的優勢,進一步加大對實體經濟尤其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用小成本辦大事,把更多金融資源轉向小微企業,堅決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適當降低對短期利潤增長的過高要求,向實體經濟讓利,暢通經濟金融良性循環。中長期看,激發小微企業等微觀主體的活力有助于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無論對實體經濟還是對銀行都是有利的,最終將有助于銀行利潤長期可持續增長。

        興業研究報告認為,貨幣當局將引導貸款利率進一步下降,但商業銀行負債成本仍面臨上升的壓力,凈息差或將收窄。

        另一視角

        換一換

        24小時熱文

        熱門標簽

        24小時熱文

        點擊:
        福建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